中國經貿新聞網
當前位置:經貿資訊網 > 法治中國 >
分享
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
微信
QQ空間
QQ好友
手機閱讀分享話題

山西澤州縣李向林放高利貸侵吞股權

2022-04-16 17:35 來源:中國城市新聞網

  尊敬的全國各地新聞媒體:

  我叫趙小霞,女,1973年生,住山西省晉城市城區晉韓街南營新村217號,身份證號140511197302210927。

  我要實名舉報山西省晉城市澤州縣川底鄉焦河村人焦寧、衛晉凱分別霸占我公司股份51%與24%,伙同黑社會非法拘禁、暴力脅迫搶奪我們公司股權的違法犯罪行為!

  一、背景情況

  1992年,我丈夫韋掌社與澤州縣大東溝鎮郭河村村民委員會簽訂了經營合同,承包了該村郭河煤礦(附件1)。二十多年來,我家前后在煤礦投資了2.8億,并于2007年12月向晉城市財政局交了資源價款2468萬元(附件2)。2005年11月29日,為了響應山西省煤炭資源整合的號召,我丈夫與山西晉城無煙煤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簽署煤礦托管協議(附件3),。從協議簽訂之日起,郭河煤礦生產由成莊礦負責。為了暢通銷售渠道,2011年6月,韋掌社收購了晉城市坤森澤工貿有限公司,并擔任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附件4:晉城市坤森澤工貿有限公司證件移交表)。成莊礦提供的原煤全部由該公司進行交易。(附件5)

  1753萬元欠條由來:

  2010年10月至2011年6月份期間,我丈夫分6次以借款形式收到李向林購煤預付款共計790萬元。當時商量好,煤礦出煤后用煤礦利潤逐步抵清預付款。當時我丈夫韋掌社持有晉城市坤森澤公司99%的股份,韋志萍持有1%的股份,韋志萍為公司法定代表人。但2015年1月4日李向林勾結有黑社會性質的幾個人暴力強迫正在晉城市人民醫院住院的我丈夫在他們事先準備好的1753萬元欠條上簽字,1753萬元(附件6:計算手寫明細)完全是按照高利后利滾利算出的,這張寫著“約定2015年8月底前還清,期間利息按照年息25%的利息計算,若到期不予歸還,則逾期期間按照年利息40%利息計算”的欠條(附件7)也將我和丈夫推入了永遠無法還清而備受欺壓恫嚇的無底償債深淵。

  二、焦寧侵占坤森澤股權51%的犯罪事實和經過

  2015年3月23日,我丈夫韋掌社在晉城市建設路老干部醫院住院治病,李向林伙同澤州縣川底鄉焦河村村長焦小齊(焦寧父親)糾集”黑蛋”倪曉輝(現監獄服刑人員)、李向林司機“凱凱”(太原人,電話18803567117)等十多人,強行逼著我帶他們去建設路老干部醫院找我丈夫韋掌社。李向林狠命抽打我丈夫頭部。先把我丈夫帶到川底鄉醫院,后又帶到澤州縣工商局,暴力威脅強迫我丈夫將坤森澤公司的全部股份過戶到他指定的人名下(焦小齊的兒子焦寧1%,郭軍祥99%,郭軍祥是李向林的朋友,大東溝鎮郭河村人),其同伙還趁機搶走了坤森澤公司的公章、財務章等全部證件,包括坤森澤洗煤廠的土地證。見此情況,我丈夫氣得病情迅速加重,完全不能清楚說話。2015年4月1日我丈夫實名舉報李向林、焦小齊。澤州縣公安局了解此案后,結果此事不了了之(附件8)。

  李向林拿著搶走的公司手續去晉煤集團成莊煤礦和晉煤集團宏圣煤炭物流公司,但兩公司不認手續,只認韋掌社本人。隨后李向林又知道我丈夫在公安部門舉報了他,就找我和我丈夫商量只要還了他的錢,公司股份還轉回我們名下。我丈夫知道如果不同意,他們就要報復我和孩子,在無奈的情況下寫了情況說明(附件9),由我擔任坤森澤公司法人并保管公章、財務章,占股49%;焦寧占股51%(未支付股權轉讓款),股權只用于還帳,不參與管理,債務還清后股份全部歸還本人。在2016年我手上僅有的合同章也被李向林的手下搶走,李向林實際控制坤森澤公司,不上賬也不打條,隨意在公司賬上支取現金。我丈夫在以李向林為首的黑惡勢力的沉重打擊下,又急又氣,病情惡化,于2017年5月5日不幸病故。

  三、衛晉凱、焦寧糾集黑社會非法拘禁我,搶奪24%股權的犯罪事實和經過

  2017年8月29日,衛晉凱伙同焦寧偽造了坤森澤公司的股東會議決議和我的簽字,擅自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我變更成王懿銘(李向林指定的人),焦寧找了他的親戚牛素琴(澤州縣工商領導,上屆企業科科長)操辦此事。

  2017年9月6日上午我的對接單位成莊礦法務向我反映我的法人被變更為其他人,我立刻打電話給澤州縣工商局企業科長柳雪貞反映此事,說明自己是公司法定代表人,坤森澤公司在我不知情且本人未到場的情況下,私自變更公司法人,要求工商部門予以查實,維護當事人的合法經營權利,該局科長答復說正和對方聯系更正,并提到該事是由素琴安頓的(附件10)。

  2017年9月7日下午,我和公司的王天林、原軍利、和世鋒到澤州縣工商局舉報焦寧等人的造假行為。從工商局出來后五點許開車行至澤州路南段時,我發現自己的車輛被人跟蹤,緊接著前后兩輛車逼停了我的車。前車下來四個人,后面車下來三、四個人包圍了我的車(其中就包括焦寧、“黑蛋”倪曉輝、李向林司機“凱凱”),禁止我離開。我撥打110報警,警察到現場后,焦寧再次用車輛將我的車圍住,糾集了數十人陸續抵達現場,還倒車直接撞上了我的車,我還報了事故,繼續逼迫我跟他們走。我既恐懼又無奈,多次撥打110報警。警察再次到現場后,將我和焦寧糾集的人帶到白水街派出所,在民警的勸說下,焦寧等人聲稱愿意協商解決(澤州立案時要求白水街派出所提供出警記錄,但白水街派出所未提供)。雙方當天夜里11點30分離開白水街派出所。出來后,焦寧等人就兇相畢露,又打著協商解決的口號將我強行劫持到建設路金雅大酒店,限制在402房間,禁止我與同行的人接觸。在房間內,隨后到達的李向林和焦寧指使手下人將我的手機搶走,李向林猛擊我頭部,強迫我同意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變更成他指定的人。一個綽號叫黑蛋的馬仔說:”我的命是李書記(李向林)給的,弄死你不就是50萬嘛!你要不配合就找你的孩子。”李向林兇狠地說:“你不配合就找幾個男的陪你在這住幾天!”我聽后非常害怕。當晚李向林、焦寧等人將我控制在酒店不讓離開,我這個房間躺著幾個男的,房門口、樓道里也有李向林派的人看守,我不敢睡覺,在恐懼中熬了一夜。次日上午9點,李向林、焦寧等幾人強行將我帶到澤州縣工商局,逼迫我在他們早已準備好的《晉城市坤森澤工貿有限公司2017年第二次股東會議決議》、《股權轉讓協議》兩份協議上簽字,協議的內容沒有任何商量余地,將我名下49%中的24%股份無償轉讓給衛晉凱,此人我并不認識(為了體現出我是被迫的,那天我的簽字與此前正常情況下的工商簽字截然不同)。2017年8月29日焦寧偽造的我的簽字頁也被工商局企業科科長柳雪貞撕毀。就這樣,原來偽造的我的簽名變成了真實簽名,我的法定代表人身份又一次轉讓給李向林指定的人,坤森澤公司的股份、公司手續和運營被李向林、焦寧等人完全控制,此時,我占股25%,焦寧占股51%,衛晉凱占股24%,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懿銘。我公司財產遭受了巨大經濟損失。

  事情發生后,我立馬向案發地城區分局澤州路派出所報案,但他們只是做了個報案記錄(附件11)。當我再去找他們時,派出所民警原志強只是錄了口供,拒絕了我讓他們去調取金雅大酒店錄像的請求,直接對我說:“你這事我們管不了,你該找誰找誰去!”澤州路派出所所長張忠琪在做筆錄時把我私下叫到辦公室說:“我和向林都是好朋友,向林是個好人,讓他給你點兒錢算了。”而且張忠琦還光明正大地告訴我他去看守所見過黑蛋,這件事發生在2018年9月21日立案之前。隨后,我又到城區刑警隊報案,并多次到隊里詢問結果。城區刑警隊賈隊長答復,此事要向城區公安局史慧軍局長匯報,讓我等結果。2015年4月韋掌社報案時史慧軍是澤州縣公安局局長,2017年9月我報案時史慧軍是城區公安局局長。直至今日,城區刑警隊并未給我任何答復。我又向晉城市公安局掃黑辦報案,他們就開始說管轄權問題,說我公司是在澤州,死活不談論案發地在城區。法律明確規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公安機關管轄,為何還要以管轄權為由踢皮球推卸責任?此路不通,我又向山西省掃黑辦遞送材料,終于立案。案件下發到晉城市公安局法制科。但讓人沒有想到的是,案子又到了澤州縣公安局。案件明明發生在晉城市城區,為什么又到了澤州縣公安局?要知道李向林、焦寧等人都是澤州縣人,是地頭蛇。況且我們還了解到澤州縣公安局現任局長王旭峰和焦寧父親焦小齊之間關系匪淺。事發一年后,2018年9月21日澤州縣公安局以李向林等人涉嫌強迫交易立案偵查(附件12),但此時案件的有利證據(包括當時被非法拘禁在金雅大酒店的影像資料過期)已無法取證。立案后兩年多,澤州縣公安局除了告訴我案件在進行中和我的案件提升到市局了。后來我找到市公安局,市公安局找我了解我情況后再也沒有給過反饋。2020年8月17日澤州公安局突然通知我讓我簽撤案通知書(我未簽字)。2020年8月28日市公安局也電話通知我的案件證據不足撤案了。

  我與焦寧、衛晉凱素不相識,從來沒有打過交道,從來沒有任何經濟往來。我知道這些事的幕后操縱者一定還是李向林,他伙同黑社會同伙以非法掠奪我的煤礦為目的,非法拘禁,暴力脅迫,使我在被逼無奈的情況下不得不簽署了一系列協議,造成我同意無償轉讓股權的假象。期間我多次報案,在晉城市范圍內一年多都無法立案。在這幾年中,我不斷向檢察機關、紀委反映受害情況,最近我才得知我這件事背后的操縱者找到了晉城市公安局局長王斌權掩蓋了事情真相,晉城市范圍內無人敢公正地幫我查案,故我申請我的案件離開晉城市管轄,異地查案。

  焦寧、衛晉凱明目張膽糾集指使黑社會實施違法犯罪行為,而且還勾結工商局掩蓋違法行為,在保護傘的保護下至今仍逍遙法外。我的丈夫已經因為煤礦以及股權被搶奪的事被活活氣死,我也落下了抑郁殘疾,至今不能正常生產和生活。這幾年,焦寧、衛晉凱從成莊煤礦拉著我原煤16萬噸之多,價值4000萬元。如今,我母子已經走投無路,眼睜睜看著家產煤礦被肆意敗壞卻無能為力。

  懇請省掃黑辦異地用警查處焦寧、衛晉凱霸占我公司股份的違法犯罪行為,讓案件的真相水落石出!

  舉報人:趙小霞

  2022年3月22日

  來源:http://zgcsxw.aisinofinance.com/shehui/content_212574.html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或來源網站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和立場,與本網站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網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因作品內容侵權需刪除與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通過本網的郵箱或電話聯系。
獨家報道
關于我們 版權信息 信息合作 隱私保護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久
 友情鏈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