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貿新聞網
當前位置:經貿資訊網 > 滾動 >
分享
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
微信
QQ空間
QQ好友
手機閱讀分享話題

豐臺區司法局:劉宏偉律師對當代文學的厚重憂思

2021-07-20 10:13 來源:本站

  北京京迪律師事務所的劉宏偉律師是一位有著“文學范”的律師,在他當警察18年執業律師20年以來創作了40000首詩歌和3000余篇散文,他的文學作品如圓環之相結,如流水之無首尾,宛如流星劃破夜空,真是張弛有序收放自如,尤其是他的散文作品描寫工人、農民、教師、律師、科技工作者和普通的小市民:使你歡欣/使你哀傷/使你哭/使你笑/使你低回不已/使你振作奮起/使你乍然驚語/使你昂首沉思。下邊就從劉宏偉律師的文學庫中推介本篇文章:

  中華文化上下五千年,從前秦時期的夏、商、周;到秦、西漢、東漢、三國兩晉南北朝;從隋唐宋遼,到五代十國、明清……,中國文學真正的傳世經典是寥寥無幾,好在我們還有楚辭、漢賦、唐詩、宋辭、元曲,還出了四大名著《西游記》《三國演義》《水滸傳》《紅樓夢》,還有我們值得傳承和驕傲的地方……

  

 

  經濟越發達,倒成了文化沙漠:電影、電視、報紙、雜志、網絡成了文化主打的傳播方式,但是細細品味我們的電影電視主流是什么?我看不過是皇帝文學、土匪文學、同性戀文學、暴力“美學”,充斥在我們現實生活中的高雅文學有嗎?東方的莫扎特、東方的克萊德曼、中國的東山魁逸,我看主流現實生活中的文學不就是“小品、短信、黃段子”嗎?

  中國有一個“矛盾文學獎”,有關部門擬設“巴金文學獎”,巴金老人對當代文學很抵觸,因為問題很多,巴金在九十歲誕辰之際,提出“拒設巴金文學獎”

  從巴金先生不設“巴金文學獎”說起

  早在1993年巴金老人90誕辰時,四川省作家協會打算以巴金的名字設立基金會和文學獎,但老人堅決不同意。今年11月25日是巴金老人的101歲華誕。巴金的侄子李致對記者稱,巴老堅持不以他的名字建立基金會和文學獎。

  

 

  在當前中國文學界文學獎越發泛濫的背景下,巴金先生堅持不設“巴金文學獎”,具有重要的良性效應。

  今天林林總總的各類文學獎不勝枚舉。設立種種文學獎,有助于鼓勵作家們創作的積極性,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隨著評獎的泛濫,文學獎對文學創作的激勵作用已經式微,文學獎從某種意義上說,已經成為一種對作家排座次,分配獎金的微觀權力,它們帶來的更多的是對文學發展不利的功利性。目前在一些文學獎的評選中,人情關系、領導意志已經在影響著評獎結果,就連文學圈子中的人也對文學獎發出越來越多的疑問。獎項的泛濫和評獎中可能出現的不公正現象,使越來越多的文學獎價值衰退;叵脒@些年種種獲獎作品,雖然不乏精品,但大多數獲獎作品已很難被人們記起了。而且,這幾年各種文學獎的獎金越提越高,有著你方唱罷我開場的熱鬧。作家孫梨曾這樣批評說:“在中國,忽然興起了獎金熱。到現在,幾乎無時無地不在辦文學獎……幾乎成了一種股市,趨之若狂,越來越不可收拾,而其實質,已不可問矣。”與此不同的是,法國著名的龔古爾文學獎在試圖逃脫商業邏輯,它的獎金只有60法郎,基本上是象征性的。

  今天巴金先生堅持不設“巴金文學獎”,是對這股不良風氣的一種抵制。

  

 

  巴金先生的文品、人品和成就是毋庸置疑的。在中國,他是一名令文學界為之動容的作家。他是新文學的開拓者,是現當代文學的大師。特別是晚年巴金表現出來的對個人的自我批判精神,對今天中國知識分子的人格建設起到非常重要的啟示作用?梢,巴金先生是完全有資格以其名字設立文學獎的,但巴金先生說:“在一些名利等問題上,不要用我的名字”。從中既可看出巴金先生一貫淡泊名利,也可讀懂老人對設立文學獎的深刻認知。其實,文學創作不是一種競賽活動,文學的本質是自由和獨立的。泛濫的文學評獎,只會加劇文學的功利性,從而消解文學的本質功能。所以,應該為巴金先生堅持不設“巴金文學獎”叫一聲好!

  這表明中國文學已經“趨利化、商業化、庸俗化”,《中國中央電視臺》的“百家講壇”欄目,有很多教授為了版費、講課費、廣告費走上講壇,把經典的名著講成了野史,講成了“明朝那點事”,講成了歪解的“品三國”,還美其名曰“遠處的東西近處化、抽象的東西形象化、高雅的東西庸俗化”,這里更有一位著名作家賈某某,寫了一部書《廢都》,在該部作品中,有大量赤裸裸的兩性描寫,該作者為了吸引下流讀者的眼球,竟然在所謂男歡女愛“高潮”時,在長篇小說的眾多部分加“括號”(兩人寬衣解帶,,此處省略680個字),然而令人荒唐的是,該小說還獲得了美國普利策文學獎。

  中國有《康熙字典》和《新華字典》,兩部字典里中國的“字、詞(辭)、詞組、短句”有N個萬,但是白話文代替了文言文,中國的文字怎么越來越少?日常人們掌握的交流語句、語匯我看不超過一千個,即使用白話文講話,一是“一腔廢話”,二是“不知所云”,比如什么:哇塞、哦了、擺平、搞定、波霸,還有啰嗦,用文言文拍電報“弟病危,速歸”共五個字,用白話文呢“我的弟弟病重不行了,趕快回來吧”又多了多少個字。難怪臺灣著名作家李敖對中國文化和文學有很多中肯的批評。

  當代中國文學,一要堅持為“人民服務”,二要堅持“用優秀的作品鼓舞人”,還要堅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

獨家報道
關于我們 版權信息 信息合作 隱私保護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久
 友情鏈接
     
更多